河北省重点新闻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70010
秦皇岛新闻网 > 接力沈汝波、为民做好事 > 文章详情
你的微笑,我的骄傲 ——记“警察爸爸”王宝军和市社会福利院的孩子们
2019-03-07

记者鲁建滔

2月28日下午,王宝军又一次来到市社会福利院。

自习室里,20多个孩子正在写作业。王宝军悄悄走进去,辅导员阿姨看到他对孩子们说:“你们看谁来了?”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喊:“爸爸!警察爸爸!”王宝军:“你们想我了吗?”“想了。”孩子们说。他和每个孩子打招呼。一个叫乐乐的孩子问他:“你还能带我们出去玩吗?”王宝军说:“只要你们院长同意或者你们有活动,我可以和你们去,我还请你们吃炸肉。”

王宝军是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燕园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去市社会福利院了,只记得在知天命之年,由小雯雯开始,他与市社会福利院的一群孩子有了如此紧密的联系,再也分不开了。

“咱俩也没什么事,管她吧”

那是2015年4月27日凌晨4点钟左右,正在所里值班的王宝军接到110转警,说有人在海港区文耀里社区的一个废墟里发现一名弃婴。

“当时孩子全身已经冻得发紫,不哭也不闹。”王宝军和同事在周围打听了一圈无果后,就把婴儿送到市社会福利院,工作人员对他说,这孩子目测是个患唐氏综合征的孩子,患这种病的孩子成活率不是很高。

听了工作人员的话,王宝军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救了一个孩子,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从福利院回来后,他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这件事,他怕听到那个不祥的消息。

去年4月,王宝军见到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张及第。张及第告诉他,孩子还活着。王宝军听了又惊又喜,他给张及第说,我想去看看她。

不久,王宝军和从事幼教工作的妻子赵淑静带着奶粉等物品来到市社会福利院,见到弃婴小雯雯的那一刻心里却五味杂陈。小雯雯已经3岁了,却不会坐也不会走路。她趴在小床上,想把头抬起来都很费劲,还需要穿纸尿裤。赵淑静抱起了她,她仍然像3年前一样不哭不闹,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王宝军问工作人员:“怎么3年了孩子一点变化也没有?”工作人员告诉他,小雯雯不仅患有唐氏综合征,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前段时间,她刚接受了先天性心脏病手术。赵淑静掀起了小雯雯的衣襟,肚子上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刀口映入眼帘。王宝军眼睛一下子湿润了。他对赵淑静说:“儿子大了,咱俩也没什么事,管她吧!”赵淑静点点头。

“她喊我爸爸了”

“你看出来这是有病的孩子吗?她会笑的。”王宝军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给记者看。照片中,靠在赵淑静怀里的小雯雯咧着嘴,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是今年1月19日王宝军和赵淑静去看小雯雯时一个朋友抓拍的。

王宝军说,去了市社会福利院好多次了,从来没有看见小雯雯这么开心地笑过。对于患唐氏综合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笑容太珍贵了。

王宝军和赵淑静几乎每个月都要去看小雯雯。他们给小雯雯买衣服买吃的,给她讲故事,陪她做游戏。王宝军说,自己当过刑警,见惯了生死,自以为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每次只要想到小雯雯就会眼含热泪。

去年11月的一天,王宝军和赵淑静去看小雯雯。王宝军把小雯雯抱起来,小雯雯很害羞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他听到了小雯雯喊了一声“爸……爸……”王宝军激动地对赵淑静说:“她喊我爸爸了!”赵淑静说:“我也看到她嘴唇动了一下。”王宝军后来回忆说:“她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我能听到,说得也不是特别清楚。”

后来,市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小雯雯可能是和同屋别的孩子学的。因为同屋有一个小男孩,每次去了总是喊王宝军爸爸。

“爸爸是爱,是责任”

去市社会福利院次数多了,王宝军和赵淑静认识了更多的孩子。市社会福利院的院长张艳梅对他俩说,干脆给你俩发个证书,你们做孩子们的“警察爸爸”和“爱心妈妈”吧。王宝军乐了,“‘警察爸爸’这个称号好,比我得过的所有荣誉都好。”

今年1月19日发证书那天,他和律师朋友赵勇给福利院的大孩子们上了一堂法律知识课。他告诉孩子们怎么去应对校园欺凌。讲座结束后,孩子们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给他送上了自己画的画。

今年春节前,王宝军想请孩子们吃一顿团圆饭,但由于脚骨折了就没成行。过完年他就和福利院联系。2月14日那天,他的脚伤还没好,但还是拄着手杖一瘸一拐地领着几十个孩子去求仙入海处看庙会,又请孩子们吃饭。看到孩子们爱吃炸肉,他悄悄让服务员每桌多加两盘。

在吃饭和游玩的过程中,孩子们的表现让王宝军很感动:“孩子们特别有礼貌。吃饭的时候,大人不说没人动筷子。拍照时笑得很阳光很自信,没有掩饰自己的某些残疾,还摆出了各种造型,就跟正常的孩子一样。”为此他提醒去福利院的朋友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也别为他们的残疾吃惊,因为这容易伤害他们的自尊心。

王宝军说,福利院的孩子们吃穿住都有国家照顾,他们更需要的是陪伴。这比一次性的物质捐助更有意义。

以前,他到旧货市场买个木头把件,回家用砂纸打磨半天,感觉挺高兴。自从和孩子们结缘后,他发现了真正的幸福,“我觉得自己的灵魂有地方安放了。”

他对自己儿子说:“等你将来工作了,多替我帮一帮这些孩子,因为他们叫我‘爸爸’了。‘爸爸’是什么?是爱,是责任。”



编辑:郭小溪

秦皇岛新闻网报料:0335-3912131,秦皇岛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